恒达代理 > 左明天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还治不了你

第四百八十九章 还治不了你

  抱着这样的想法,当杨鹤进入了县城,他们都是极尽讨好之能事,

  接风宴席上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数都数不过来,这自是不必多说,

  还有那美妙歌姬作陪,这也让杨鹤是顿感舒畅,开怀大笑。

  张九言在一边看着,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张九言没想到杨鹤身为堂堂的三边总督,历史上留名的人物,竟然会是这么个德行。

  非怪这老家伙拿着崇祯皇帝给他的钱,给他的权,却是在陕西屁事没干成。

  而那县令林有生,千户何进,他们见到张九言在一边郁郁不乐,心里都是得意,

  他们心说你这家伙,充其量也不过是总督大人身边的一条狗,你装什么人物啊。

  看到他们不屑的眼神,张九言又想起那些房屋被拆毁的百姓。

  一想起百姓哭得死去活来的场面,张九言只感到一阵心如刀绞。

  “他娘的,老子还治不了你们。”

  张九言一发狠,走了出去,叫来酒楼掌柜,对他说道:“掌柜,你今晚给总督大人煲个汤,晚点送去。”

  掌柜连连点头,“是,敢问军爷,总督大人要喝什么汤?”

  张九言对他小声耳语一句,掌柜听了,露出不一般的笑容。

  晚上,杨鹤在一名美貌歌姬的服侍下沐浴,通体舒畅。

  不用问,这歌姬自然是那林有生安排的,长得那真叫娇滴滴,美艳艳,分外动人。

  饶是杨鹤久经沙场,见识了不少的女儿兵,早已见怪不怪,再加之年事已高,战斗力也是不如当年。

  但见了她,杨鹤还是不免燃起熊熊战意,只想着再度驰骋沙场。

  沐浴之后,杨鹤正准备开始讨伐,不想敲门声响起。

  “谁啊?”

  张九言在外面回道:“大人,县尊林有生,命人给大人煲了一个汤,大人,您要不要品尝啊?”

  “煲汤?”

  杨鹤嘀咕一句,让张九言把汤送进去,放在桌上。

  杨鹤打开盖子一看,只见这汤,竟然是那驴{鞭汤,这时候,那汤还冒着腾腾热气。

  张九言探头一看,脸上露出尴尬神情。

  那歌姬见了,则是掩面偷笑,看向杨鹤一把年纪,眼神里面隐隐有嘲笑的意思。

  “大人,属下在外面等着,大人有事随时吩咐。”

  张九言装作一副极不自然的样子,急忙忙的关上了门。

  杨鹤此时嘴角一阵抽抽,再一感受到张九言和那歌姬不一般的情绪表现,杨鹤只感到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猛然,杨鹤将那煲汤推翻在地,大声骂道:“林有生,你竟敢如此小瞧本督,本督要你好看。”

  “咚咚咚,,,”

  第二天,天才刚放亮,县衙外面便是响起了一阵急促鼓声。

  原来是有那数十百姓在击鼓鸣冤。

  县衙衙役上前喝骂道:“哪来的杀才,好大的狗胆,竟敢惊扰大人清梦,可是找打?”

  说着,那衙役一副凶神恶煞模样,一脚便要踢过去。

  “谁敢放肆?”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传来,张九言不知从哪里大步走出。

  张九言走到那衙役面前,“啪”的一声,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脸上,只打得他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张九言骂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玩意,也敢仗势欺人。”

  那衙役知道张九言是跟随在总督大人身边的,那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

  吓得慌忙跪在地上求饶,磕头如捣蒜。

  张九言自是懒得去理会他,转身对那些百姓问道:“你们击鼓,有何冤情?”

  为首的百姓大声回道:“我们要告县令和千户强拆民屋,草菅人命打死人。”

  “好,算你们今天来的巧了,现在三边总督大人正在这里,总督大人将会亲自审理你们的冤案,你们跟我进来。”

  说着,张九言便是带着他们进了县衙,来到了大堂。

  不多时,杨鹤一身官袍,威风凛凛的走了出来,张九言大声喊道:“三边总督大人到。”

  这一声起,哗啦啦,跪了一地。

  看着这场面,杨鹤很满意,不过又想起昨晚林有生的所做所为,杨鹤又是面色铁青。

  坐到上面,杨鹤便是开始审问。

  一听他们是状告县令林有生,还有千户何进的,杨鹤二话不说,立即命人前去将二人提来,当庭问话。

  等到两人到来,见杨鹤肃然危坐,堂下呼啦啦一地,两人皆是一脸蒙逼。

  跪在地上,林有生道:“大人,这这这,,,这是所为何事啊?”

  何进也道:“是啊大人,昨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要审我们了?”

  “啪”的一声惊堂木响起,杨鹤威严说道:

  “大胆,尔等竟敢咆哮公堂,可是当我大明律法如无物?”

  说完,杨鹤一声大喝,“来啊,给本督杖打他们三十大板,再做问讯。”

  “啊,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两人都是不住的磕头求饶,但是杨鹤正在气头上,哪里会理会他们的求饶。

  衙役这时候知道杨鹤,要拿林有生和何进两人开刀,生怕自己会受到连累,自是不敢徇私,

  衙役将二人裤子一扒,露出白花花的两片,然后三十大板,那是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打的那叫一个狠。

  两人惨呼哀嚎不止。

  可怜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要不怎么说做人要有品德操守,要讲究低调,讲究良心。

  不知道分寸,倒霉的迟早也是自己。

  告状的百姓见林有生何进两人被打,皆是受到振奋和鼓励,看向张九言,都是充满着感激之情。

  昨天在官道上,张九言就为他们出头,但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是不能将林有生何进两人法办。

  不过张九言是个好人,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这却是他们知道的。

  这不,今天天还没亮,张九言就找到他们,让他们来县衙告状,出于对张九言的信任,他们来了。

  现在那两个狗官被打,这其中一定有张九言的恩情在,你说百姓能不对张九言感激吗?

看过《左明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