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 > 左明天下 > 第四百九十章 想不想出气

第四百九十章 想不想出气

  “哼。”

  张九言在一边看着,冷哼一声,而后朝二人狠狠吐了一口口水,心中这口恶气才是消了不少。

  三十板子打下来,两人都是被打的皮开肉绽。

  但是杨鹤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们,对二人喝问道:“有苦主状告你二人强拆民屋,你二人可知罪?”

  “下官冤枉啊,冤枉啊,这都是有人要栽赃陷害啊。”

  “是啊是啊,末将冤枉啊,大人你要明察啊。”

  杨鹤气恼,“还不招供,来啊,打,给本督狠狠的打。”

  又是一通板子伺候。

  没几下,那林有生便是被打的昏厥过去。

  那千户何进也好不了多少,虽然没有昏厥,但也去了半条命,

  最后何进实在是顶不住,将林有生如何跟自己谋算,去强拆民屋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招了。

  最后老老实实的,何进签字画押。

  至于那林有生,此时虽然昏厥了,但也被人强按着手指,在状纸上按下了自己的手指印。

  最后杨鹤将二人押入大牢,公文呈送兵部审核,听候发落。

  这案子是杨鹤这个三边总督亲自审理的,可想最后结果如何,那二人,便是侥幸不死,这辈子也完了。

  案子一判,张九言赶紧是对那些百姓使眼色。

  百姓会意,齐声高呼杨鹤是包青天在世,断案如神,海瑞再生,爱民如子。

  在百姓的吹捧声中,又将林有生何进二人治罪,杨鹤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气。

  而后杨鹤忍着情绪,对百姓宽慰几句,答应补偿百姓们的损失,最后就此结案,也算是为强拆一事,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事情一了,杨鹤继续上路,至于县衙的事情,则是暂时由县丞负责,直到新的县令到来。

  而后,一路无事,一连又是赶了一个月的路,走走停停,一行人终于是到了长安。

  一到长安,那长安的一众文武大员皆是齐齐出城迎接,排场非凡,这些自是不必多说,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此次大人旗开得胜,剿灭贼匪五万之众,实乃我大明少有之胜利。”

  “是极是极,大人功绩上报朝廷,皇上必定欣慰万分,降下恩典,大人真乃我等之楷模。”,,,

  面对众人的吹捧,杨鹤那是自鸣得意。

  不过他在得意之余,还是装作一副痛心模样,说道:

  “此番神一魁军作乱,若非他们闹得实在太过,本督也不会出手。

  如今虽然神一魁乱军被平定,神一魁也被招安,但是此次杀戮亦是巨大,实非本督所愿。”

  说着话,杨鹤竟然是眼角流淌出几滴眼泪,看得边上一众文武皆是唏嘘感慨。

  众人感动不已,纷纷开导杨鹤,此间的同僚情深,看得张九言那是心里一阵骂娘。

  张九言心说:都他娘的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装什么慈悲菩萨。

  虚情假意,客套一番,杨鹤被大家如众星捧月一般的迎进城内。

  而后便又是开始接风,吹吹弹弹,鼓乐阵阵,好似人间太平的盛世景象。

  张九言一来二往,早已经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让人代替自己位置站岗值守,自己和刘宗敏跑去一边的雅间吃喝。

  若是杨鹤在此期间,见到张九言不在,那理由也很简单,张九言上茅房去了。

  张九言和刘宗敏坐着对饮,刘宗敏说道:“大哥,我怎么感觉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

  “呵呵呵,,,”

  张九言呵呵笑了起来,夹起几块肉放在嘴里,边吃边说道:

  “你才知道啊,这世道,要只是天灾,能到这份上吗?

  现在大明官场都烂透了,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得不跟他们为伍,你说气不气人?”

  现在的大明,即便再烂,可要弄死张九言,那也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强多少,所以张九言不得不暂时与朝廷为伍。

  这就是现实,残酷而又可怕的现实。

  没有能力对抗现实,那要么逃避,要么适应,再要么,就去改变。

  三条路,最难的就是改变,这是一条先适应,后推翻,最后再改变的路,个中曲折,又有几人明了。

  看着刘宗敏愤愤不平,张九言也是心里高兴。

  这说明刘宗敏没有在权力和地位面前迷失,这也说明自己对刘宗敏的管教,那还是不错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和历史上的嚣张跋扈,不服管教,那是判若两人。

  “宗敏,你想不想出这口气?”

  张九言看着刘宗敏,一副坏笑模样。

  刘宗敏一听张九言这样说,当然知道张九言有了收拾这些大官的主意。

  只是张九言官位低,在他们面前都不够看的,这如何收拾得了他们?

  似乎是看穿了刘宗敏的担心,张九言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对他吩咐道:

  “你去把那一班的兄弟叫上,让他们做好准备,别的,你就不要管了。”

  “好嘞。”

  刘宗敏很高兴,知道张九言一定是有好点子,也不拖沓,立即是下楼去了。

  这一次张九言带了二十个龙鳞锐士过来,他们那是绝对信得过的。

  此时,他们被分成两班,分别有张九言和刘宗敏统领,轮流保护杨鹤的安全。

  此时,杨鹤正和一众文武推杯换盏,都是喝的有些高了,个个脸色通红,。

  但他们兴致还是很高昂,说着谁谁谁如何如何的话,好不热闹。

  张九言在外面看的真切,嘴角露出笑容。

  让人注意把风,张九言自己则是从腰里掏出一个竹筒子,悄悄将竹筒子伸进雅间里面,往里面吹着气。

  不错,张九言往里面吹的正是迷幻药。

  这迷幻药还是上次从高显那里搞来的。

  当时高显要杀张九言,被张九言反杀,这作案工具张九言看着还蛮稀奇,所以就顺手给放身上了,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杨鹤他们个个喝酒吃肉,歌姬作陪,好不快活,哪里注意到这时雅间里面飘着迷幻药。

  即使是有人注意到了,似醉非醉的,他们还以为是沉香呢。

  没多大的功夫,迷幻药开始显现效果。

看过《左明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