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 > 左明天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干了再说

第四百九十一章 干了再说

  杨鹤他们一个个的开始感到头晕目眩,心里还以为是不胜酒力,也就不在意。

  不过很快,他们之中就是有人昏迷,最先昏迷的是杨鹤。

  这老家伙一路的颠簸,本就疲惫,刚才在众人的劝酒下,那是喝了不少,

  现在酒助药性,杨鹤一下就给迷晕了,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任谁叫,也叫不醒。

  杨鹤昏迷后,余下的文武官员也是一个个的开始昏倒,不省人事。

  有那武将,不那么容易被迷晕,见一个个的昏倒,开始以为他们是喝醉了,没在意。

  但是后来发现不对劲,在场的都是酒场老手,对自己的酒量那都是清楚,断然没有轻易喝醉的道理。

  更不会醉的如死猪一般,叫都叫不醒。

  一个两个也就罢了,但是这一多半的人都这样,那就必然是有鬼了,

  不过这迷幻药的药力实在是太大,等这武将意识到有问题的时候,那已经是晚了,

  只见那武将没支撑多久,摇摇晃晃,最后也是昏倒在地上。

  张九言在外面细细观瞧,见他们都是被迷晕,开始还不敢进来,怕有漏网之鱼。

  于是张九言又在外面等了好一会。

  直到断定他们没有人幸免,全部都被迷晕后,张九言才是带着刘宗敏,还有另外几个龙鳞锐士,悄悄进入。

  “快,动手。”

  丝毫不耽误,张九言当即让刘宗敏几人动手。

  他自己也不闲着,来到杨鹤身边,便是开始去脱杨鹤的官袍。

  刘宗敏颇为有些忐忑,毕竟这里都是大官,真要一个不好,那可就是玩火自焚了。

  官威赫赫之下,刘宗敏还别说,竟然是有些忐忑,对张九言说道:“大哥,真要这么干啊?”

  张九言瞥眼一瞧刘宗敏,心里好笑,没想到刘宗敏这样的性格,也有怕的时候。

  张九言反问道:“这不是你想着出气吗?怎么,怕了?”

  张九言一脸戏孽的看着刘宗敏,显然是在激他。

  刘宗敏听张九言这样说,那也是豁出去了。

  “不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怕个鬼啊。”

  “不怕那就快动手啊,别被人发现了。”

  “好。”

  刘宗敏答应一声,然后就开始有样学样,将那些官员的官袍给扒了,里面的衣裳也脱了,只留下一条裤衩。

  这还不罢休,张九言又找来笔墨,几人开始在这些大官身上图图画画。

  “宗敏。你画的这小猫不像啊,没精气神啊。”

  张九言在杨鹤身上画了几只乌龟,看着很满意,瞥眼见刘宗敏在一官员身上画了一只猫,不由得是点评两句。

  刘宗敏急忙否认,说道:“大哥,我这画的是老虎啊,你怎么把他看成猫了?”

  “老虎?”

  张九言下意识的瞪着眼睛凑近看,“这是老虎?”

  张九言好笑,叫来另外几个龙鳞锐士,问他们刘宗敏画的像什么。

  那几人也说刘宗敏画的分明就是一只胖乎乎的猫,根本就不像老虎。

  刘宗敏被他们说的不好意思,绕着脑袋,不甘心,说道:“那我再试试。”

  说着,刘宗敏又是在另一个官员身上开始认认真真的图画。

  还别说,这一下刘宗敏画得老虎比开始有了一点模样,看着联想一下,也能联想到老虎。

  张九言夸奖了一句,“不错,接着画,这还有好几个练手的呢。”

  “嗯。”

  刘宗敏得到鼓励,很是高兴,在这些贪官污吏身上作画,他只感到自己又有快感,又有成就感。

  现在又被张九言夸奖,这下更加是来劲,一连画了好几个大官。

  最后刘宗敏把剩下的那些官员都画了一遍,还不过瘾,又在一个龙鳞锐士手里抢了一个官员来,接着画。

  张九言在一边看着好笑,不过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被他图画祸害的也有好几个。

  张九言在他们身上有画乌龟的,有画水牛的,也有画小鸟的。

  张九言不像那刘宗敏,一根筋,画得全是老虎,而且全都是张着嘴,大声吼叫的老虎,老虎嘴巴画的跟脸盘似得。

  一番画下来,刘宗敏有的画的像点意思,有的则完全不能和老虎沾上边,这水准,起落太大,完全让人看不明白。

  “哈哈哈,,,”

  画完,大家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的文武大员,这时候都只穿着裤衩,身上被乱七八糟的胡画一通,忍不住都是压着声音大笑起来。

  特别是那杨鹤,那瘦弱,干巴巴的身上,被张九言画满了乌龟,样子更是滑稽到了极点。

  “快,撤撤撤。”

  一边强忍着笑,一边张九言也是不敢多待,以免被人撞破,不能及时脱身,那时候可就玩脱了。

  张九言催促他们赶紧离开,出了雅间。

  待到又是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这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

  张九言对楼下的刘宗敏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准备。

  而后张九言大声高喊道:“有刺客,快抓刺客啊。”

  大声喊着话,张九言带着几个龙鳞锐士冲进雅间,在里面彼此用佩刀打斗,发成噼噼啪啪的响声。

  楼下,刘宗敏听见张九言的呼喊,做出一副惊恐模样,大声喊叫道;“有刺客,快保护大人。”

  说着,他便是领人快步冲上楼去。

  楼下,其他的守卫官兵,这时候也是听见了张九言的喊叫声,都是吓得不轻。

  又听见楼上传来打斗声,知道大事不好,一个个的惊慌失措,跟在刘宗敏后面,就是冲上楼去。

  一窝蜂的冲进雅间,这时候只见张九言几人已经是一一从窗户跳下,去追击刺客。

  官兵们正要跟着跳窗追击,不过又感觉刚才眼前一花,似乎哪里不对劲,好像刚才看到了什么。

  下意识的,官兵们停下脚步,向杨鹤他们看去,这一看,所有人都是直接傻眼,

  只见杨鹤他们一众高官大将,个个被扒的刺条条,白光光,只剩下裤衩。

  身上还被涂涂画画,猪牛羊,马虎猫,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

  而那堂堂三边总督杨鹤,更加是全身被画满了乌龟,左一只,又一只,完全就成了乌龟之王。

看过《左明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