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三百七十三章得意

第三百七十三章得意

  安宅冬康是三好长庆三妹。

  三好四姐妹三国体系中,安宅冬康控制着安宅水军,是三好家最重要战力之一。

  足利幕府的勘合贸易到了大内家与细川宗家手中,两家分别找博多港与堺港商人,为贸易权展开激烈争夺。

  其后细川宗家为三好长庆诛灭,堺港商人也被三好家控制。

  堺港商人会服从三好家,很大的原因就在于三好家控制着濑户内海的水路商道。

  而淡路水军,就是三好家控制濑户内海的关键。

  大内家也已衰亡,如今西国的霸主是新崛起的毛利家。

  而筑前国博多港被大友家拿下,她家控制着北九州六国,是得到幕府承认的九州探题。

  大友家控制北九州,毛利家控制西国,分别占据马关海峡两侧。

  三好家占据四国,以安宅冬康手中的淡路水军,控制濑户内海,三家默契分润着海上贸易的好处。

  安宅冬康这么重要的人物站在三好义继一边,岂能不让三好三人众头疼万分。

  三好长逸担忧道。

  “安宅殿下乃是家督姐妹,深受信赖。

  明知她站在三好义继那边,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松永久秀冷言道。

  “既然是三好义贤大人遗愿,我等不能看着三好义继继位吧。”

  三好长逸一滞,她借题发挥的话语被松永久秀拿去挤兑自己,一时无言以对。

  松永久秀见她不语,嘴角忍不住带出笑意。

  她就是要看看三好三人众的决心,既然她们对安宅冬康起了恶意,她之后的话也就不显唐突。

  “安宅大人虽然是家督姐妹,但在家业延续面前,亲情亦是一文不值。

  只要殿下认定安宅大人会妨碍家族平稳过渡,自然会替我们解决掉她。”

  她嘴中的话似乎带着冷厉之风,听得三人众不禁打颤。

  她们万万没想到,松永久秀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想要陷害安宅冬康。

  那位可是三好四姐妹之一,淡路国主,安宅家督。

  可刚才都已经表态,已然没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

  三好长逸咽了口唾沫,干巴巴问道。

  “我们该怎么做?”

  松永久秀眼帘一掀,目中闪过一道凶光。

  “传出消息,三好义贤大人伤重病死之事别有蹊跷,背后似有推手,导致大人没能挨过这个冬天。

  我回淀城后,会写信给主君,推荐安宅大人掌管摄津,丹波两国事务。”

  三人倒吸一口冷气,松永久秀这招阴狠。

  三好四姐妹已经折了两人,三好长庆一直为家业延续担忧。

  三好义贤死得太快,她心中悲痛万分难以接受,如果有传闻指出存在阴谋,主君必然起疑暗查。

  而本家到近几的三好领地,可都在三好三人众掌控之下。

  她们只需稍稍做些手脚,就可以把主君的疑惑引向淡路国。

  再加上松永久秀的推荐,三好长庆绝对会心生警惕。

  她自近几之战后伤心过度,身体已是极差。如果她先过世,三好四姐妹将只留下安宅冬康一人。

  四姐妹中唯一健在的她,在三好家内会拥有巨大的权威。

  如果她真的暗藏异心,三好长庆怎么肯把这个隐患留给后人烦恼,必然先下手为强。

  即便安宅冬康站在三好义继一边,但只要主君认定安宅冬康在三好义贤过世一事中动了手脚,就留不得她。

  姐妹情深,家业却更重。三好长庆枭雌本色,宁可杀错,绝不会放过。

  三好长逸不解道。

  “如此,不会牵连到松永姬你吗?”

  松永久秀摇摇头,回答。

  “近几一战,安宅大人命我带部分淡路众回援河内,有些交情。

  我只要暗示主君,这事是安宅大人委托,就可以把自己摘出来。”

  松永久秀见三人恍然大悟,心中暗自冷笑。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主君的疑心需要更重的筹码才能打消。

  她不但会推荐安宅冬康,还会在三好长庆调查后,揭露安宅冬康的阴谋,为三好长庆弑杀姐妹提供足够的动力。

  而已经被拖下水的三好三人众,将不得不提供足够份量的证据。

  她们主要下了黑手,就无法再回头,只能咬着牙做到底。

  这三个傻瓜会越陷越深,成为她污蔑安宅冬康的替罪羊,继而面对三好义继的怒火,抱团反抗。

  三好家两派的争斗会因为安宅冬康的冤死,越发不可收拾,直至不死不休。

  三好长庆因为悲伤妹女之死,身体已经不好,如果再受到误杀妹妹的刺激,不知还活不活得下去。

  松永久秀看着面前,正商议如何布局引起主君怀疑安宅冬康的三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一群蠢货,不过,的确是好用的工具。

  既然三好三人众已经入瓮,她也放松了心思,想起淀城之中收到的邀请。

  斯波家外交奉行明智光秀邀请她前往京都,参与茶会。

  这人有些意思,貌似还请了大和尼姑武家的筒井家督,和幕府内外各家首脑。

  因为斯波家这一年风生水起,明智光秀自身也是长袖善舞,非常有魅力的人物,大家都很给她面子。

  松永久秀准备去参加,看看这斯波家的外交奉行成色如何。

  她仿佛忘了眼前正在策划阴谋的聚会,脑海中略过京都的繁花似锦。

  真是令人期待。

  ————

  近江,义银一行刚出濑田川,坐着船进入了琵琶湖。

  出川口,幕府修建的坂本城已经粗略成型,不再是当初野良田战后,义银入京见到的简陋模样。

  这一路,上杉辉虎一直在找他攀谈。

  泛舟湖上,多看水景也是无趣,义银乐得与这位缩水版御姐聊天。

  虽然整体小了一圈,可前凸后翘却是一丝不减,还有些硕大。

  真不知道怎么长得,义银与她接触,心中亦是感叹,可真养眼。

  上杉辉虎的确是爱打仗,最喜谈论战事,如今到了近江,自然说起野良田合战。

  她慷慨激昂道。

  “谦信公突入六角本阵,直指六角义贤,果真一身是胆。

  众人说这是行险,为君者当避免,我以为不然。”

  义银笑眯眯看着她,适时捧哏道。

  “上衫大人是怎么想的?”

  “我以为,谦信公手握双剑。

  一剑乃是大义,忠于幕府,维护守护体系。以大义为本,出阵自有祖宗护佑,无往不利。

  一剑乃是义理,持上古武家之风,赏罚公正。不论对敌对友对麾下,言必行,行必果,一诺千金,众姬信服,焉能不胜。

  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义银鼓掌赞叹道。

  “善。”

  心中不屑得撇撇嘴,放p。

  这世道黑得和墨汁一样,品行越好,死得越快。

  要么太能打,要么太不要脸,稍微中庸一些都混不了武家社会。

  老子出来混,是凭着上下两口剑。

  上叫外挂,拼的是概率。手红的时候一口唾沫都能喷死人,打仗怎么输?

  开疆拓土,干得敌人抱头鼠窜,才有了今天的斯波家业。

  下有凶器,十八厘米摄人心魄,杀人诛心。

  稳固家业,收拢人心,让众姬心甘情愿为我所用,我才敢托付近几基业,安心出走关东。

  义银瞥了眼自以为是,兴高采烈的上杉辉虎。

  你堂堂越后之主,离开领地都得选择大雪封山的时候。

  还未开春就急着往回赶,生怕回去晚了要面对遍地烽火,叛乱不绝。

  义银鄙夷地耸耸肩,乐滋滋想到自己。

  还是老子厉害,连明智光秀那成精的狐媚子都给收拾得俯首帖耳,听我号令。

  老子让她向东,她不敢向西,老老实实替我看住近几的场子。

  他忍不住乐出声来,与上杉辉虎笑成一团。

  我,斯波义银,牛b。

看过《不一样的日本战国》的书友还喜欢